前幾天看到這個新聞時
俺娘的反應是

"這樣拍狼做起壞事更沒有在怕的啦!反正不會死嘛~"

俺當時想想的確有道理

今天看到白冰冰女士在做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傳承時
聲淚俱下的呼籲人權團體
在替死刑犯伸張人權之餘
是否可以先站在受害者及其家屬立場思考?

し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